文成新闻网>> 文成旧新闻栏目>> 特色栏目>> 老年天地
走进梧溪
分享到:




                图为梧溪 (照片由文成县摄影协会提供)


  走进梧溪,就走进青山绿水。走进梧溪,就走进北宋宰相府。走进梧溪,就走进国民党抗日名将富文家。走进梧溪,就走进美丽新村。

    梧溪是魅力四射的千年古村,村中是小桥流水人家,村外抬头是山,逶逶迤迤连绵到白云深处,庄稼地直铺上云霄,色彩壮丽。山腰间茂林修竹,郁郁葱葱,古寺亭阁,点缀其间,举目望去如梦如幻。这里山水相连,巍峨峥嵘。在梧溪最值得得回味的是富氏宗祠后面的两棵大松树,枝叶繁茂,苍翠挺拔,直上云端。那架势,似与大山争雄,显得刚强、威武。这岂不是大自然真善美之所在?试想一棵普普通通的树,将根植于坚硬的山崖间,任年年风刀霜剑,任岁岁晨露夕阴,仍然坚韧挺拔地茁壮成长,象巨人一样挺立山崖,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气概,怎样的精神啊?那是生命绿丛中迸发出的一种意志的豪迈,一派无法抗拒的凛然正气,一个永不褪色的信念。而这给了人们多少丰富的联想,多少深刻的启示,多少奋进的力量呀。我问过富弼后裔富锡金先生关于树的年龄,他说,应该是“富弼去后栽”。我又问,此树见过刘基否?富答,未可知也。我也问过年近九十的富旭先生。他说,他从记事起,这树就这么高大了,它见证了晚清兴衰、民国风云和共和国的成长,它也见证了一个个关于梧溪的故事。

    离古树不远处的文昌阁,据说有魁星点状元的故事。文昌阁的上首就是富相国祠,那里尘封着宋相为国忧,痛焚家书的印记。南阳旧家,现为报人赵超构纪念馆,当年赵老在这里降生。在相国祠不远处,有国民党中将富文的故居,富文在抗日战场上立马横刀,可惜他跟错了主子。梧溪有这么多的人文古迹点缀其间,举目望去,仿佛是从唐宋走来。据梧溪富氏旧谱记载,唐宋之际,簪缨继世,蔚然望族,有“一堂已成三进士,四世曾封五国公”的盛世辉煌时期,以后遭兵灾,族人失散,世事沧桑,往事如烟,扑朔迷离。

    居住在这里的是宋相富弼的后裔,富弼是北宋名相、文学家。这里的居民与大明开国功臣刘基和现代新闻泰斗赵超构扯上关系,人因地灵,地因人杰,这么一个地方,哪怕再偏隅也一定是有文化底蕴的。于是乎,精英辈出,于时代洪流中峥嵘头角。于是有了“富弼文化研究会”,而这个研究会的会长徐世槐先生是县诗联学会的顾问,促成采风、题诗,集结出书也就顺理成章了。因去年县诗联学会出的《刘基故里诗词集》的序言是我写的。出版这本《富弼裔乡梧溪诗联集》,诗友们又推我写几句。我为难了,对刘基故里是轻车熟路,信手拈来,但对富弼,脑里空空如也,虽然走马观花一番,但如何写出一点接地气的文字来,只好临阵翻书了。我查阅了富弼、刘基这两位“王佐之才”,同样是为皇上卖力,却有不同的结果,刘基虽有经天纬地之才,也遇明主,也重用了,但官运不通,大明君臣的关系能善始而不能善终。是刘基蜕化变质心怀叵测,想树立自家旗帜?在大明的史书上始终找不到刘基另立山头的蛛丝马迹,那么只能在朱元璋身上找原因了。朱元璋为人只可共患难,不可同安乐。江山一统后,刘基已无足轻重,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。比起刘基,富弼幸运多了。他7岁得遇状元吕蒙正,吕吃惊地说:“此儿他日名位与吾相似,而勋业远过于吾。”富弼学成后,范仲淹将富弼的文章揣于怀里,去拜访当朝宰相晏殊。晏殊喜出望外。富弼27岁做官,他没有怀才不遇的遗憾,三朝为相,尽展才华,朝堂之上敢顶撞皇上,历经:抱不平,讽谏皇上;揭辽宗真,趁火打劫;真汉子,深入虎穴,明礼仪,折服萧英,借老将,震慑辽使;言利弊,攻心辽庭,为国虑,痛焚家书等二十件重大的历史事件。其中“抱不平,讽谏皇上”,不亚于虎口拔牙;言利弊,攻心辽庭,无异于火中取粟,做官至69岁才退休,退休后仍是朝廷的高级顾问。中国几千年历史,真正千古流芳的文武名臣共99位,这其中就有富弼的姓名。其名与伯夷、姜尚、萧何、诸葛亮、房玄龄、寇准、岳飞并列,与同朝的文化名人范仲淹、欧阳修、司马光、王安石、苏东坡齐名于宋室。可见其名声是何等显赫。

  《富弼裔乡梧溪诗联集》虽然冠以富弼,但在我辈看来,历史就像一条长河,以其变化而言,“逝者如斯夫”,历史已经远离现实而去,现实却是由历史而来的。梧溪还是刘基的外婆家,也是赵超构的外婆家和出生地。历史上人才辈出,代代有京官、地方官,现在的梧溪更是不断涌现文化新人。89岁的富旭,宝刀不老,著有《梧溪散文记》,名响文坛。富晓春一支铁笔,写尽《报人赵超构》的办报春秋。年轻作家富健旺将《今日文成》办得水生风起。徐世槐、富锡金把一个名不经传的“富弼文化研究会”办得有声有色,声名远播。

  改革开放为美丽的梧溪山水注入更多的文化内涵,当然,梧溪的历史和人文远不止这些。如今梧溪被冠为“浙江省文化特色族游村”、“温州十大最美历史文化村落”等八九个美衔,成为文成县既美丽又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古村。梧溪的历史是丰富多彩的,梧溪的现在也是丰富多彩的。《富弼裔乡梧溪诗联集》自征稿以来,收到各地美玉,其中不乏名家名作,但多数系本县诗联学会会员作品,他们不是科班出身,多数人退休后才学写诗,谬误之处在所难免。不过诗友们都认为自己的诗写得好,俗话说:乞丐还说自家米白。既然大家都认为好,那应该是不会看走眼的。

文成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  地址:文成县大峃镇文青公路广电大楼11层 电话传真:0577-67810666

电子信箱:200588500@qq.com 法律顾问:赵国柱 13706616598 备案号:浙ICP备09016974号-2

本网原创文字及图片作品版权归本网及作者本人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,用于商业用途须经本人同意
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